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电商>运营>正文

社交电商烧钱加速 爱库存如何破解“C轮魔咒”

2020-09-11 11:37:19

来源: 搜狐科技

0评论

分享:

因高效的获客和裂变能力,近年来,社交电商成为电商行业的新潮流和资本的宠儿。

8月6日,爱库存在上海举行品牌升级发布会,正式宣布企业全新升级为梦饷集团,旗下涵盖饷店、爱库存等业务,为流量个体和企业提供数字化店铺以及一体化商品与服务结合的整体解决方案。

《创业圈》注意到,从为品牌去库存切入,到覆盖全品类,再到全新升级,成立至今不到三年,梦饷集团目前已拥有注册店主超200万,累计帮助1万多家品牌商销售超2.5亿件商品,月成交总额超10亿元。

作为社交电商的一匹黑马,爱库存屡获风投青睐,短短两年时间就已完成多轮融资。

2017年9月,爱库存获得钟鼎创投的1亿元A轮融资;2018年6月,再获君联资本领投、钟鼎创投及建发集团跟投的5.8亿元B轮融资;同年10月,完成创新工场、众源资本、GGV纪源资本、黑蚁资本等参投的1.1亿美元B+轮融资。但距B+轮融资过去近两年,市场上未再有爱库存获得融资的消息。

在以“烧钱”著称的社交电商赛道,B+轮融资后的爱库存迟迟未见新融资和上市动作,其背后隐藏着哪些问题?在许多电商平台陆续获得巨额融资的当下,爱库存如何破解“C轮魔咒”?9月2日,《创业圈》多次联系爱库存,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网购黑马

近年来,许多缺乏盈利模式、依赖烧钱营销的互联网平台成批倒下或死亡,部分融资过亿的公司最终也难逃“C轮死”的魔咒。

继2018年先后获得B轮和B+轮融资后,爱库存近两年再未传出获得融资的消息。

社交电商是通过社交将流量从社交平台导向电商平台的一种商业模式,相较于 传统电商,社交电商具有发现式购买、去中心化流量、社交裂变等竞争优势。

随着社交流量与电商交易的融合程度不断加深,社交电商占网络购物市场的比例也不断增加,2015—2018年,社交电商占热博注册平台整体网络购物市场的比例从0.1%增加至7.8%。

2018年,社交电商成为资本的宠儿,拼多多、云集、蘑菇街等头部企业的上市,更将社交电商推上风口。当年,热博注册平台社交电商行业规模达6268.5亿元,同比增长255.8%,成为网络购物市场的一匹黑马。

社交电商大致可分成B2C和S2B2C模式,B2C包括拼购类和内容类社交电商,S2B2C包括会员制和社区拼团类社交电商。

创立于2017年9月,爱库存定位全球领先的众包分销平台,是一家S2B2C模式的会员制社交电商。其从诞生伊始就聚焦助力品牌去库存清尾货,并宣称库存锁定售卖期不超过3天,无搜索引擎记录,无交易记录,无公开比价,确保不影响品牌商原有渠道和价格体系。

具体来看,S2B2C模式是这样连接品牌方、分销商和用户:S(Supplier)是上游的品牌方,提供海量正品低价货源,目前爱库存与全球近万家知名品牌商建立了合作关系;B(Business)是下游的分销商,职业包括宝妈、店主、白领、大学生等,他们将商品信息一键分享到微信群、朋友圈等渠道;C(Customer)端的消费者通过分销商下单购买商品。

换而言之,爱库存通过上游连接商品供应方,为B端店主,即代购或微商等,提供供应链、物流、IT系统、培训、售后等一系列服务,再由店主负责C端商品销售及用户维护。用户通过缴纳会员费/完成任务等方式成为会员,在不介入供应链的情况下,利用社交关系进行分销,实现“自用省钱,分享赚钱”。

今年6月,该公司还推出去中心化品牌特卖平台——饷店,借助渠道优势,降低商品零售交易成本,为消费者提供超高性价比的贴身管家式特卖服务。

官方数据显示,饷店平台上的店主有95.5%是女性,女性店主中25%曾是全职宝妈,其中30%是有两个孩子的宝妈。

盈利模式难解

根据《2019热博注册平台电商年度发展报告》,2019年,网上零售额的增长率呈现下降趋势,首次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其中,服务类电商下降尤为明显。去年前三季度,服务类电商的销售额仅为15460亿元,同比增长4.44%;而2017年和2018年的增长率分别是79%和24%。

对于电商平台而言,传统电商经历了多年高速发展,行业已经基本形成赢者通吃的局面,阿里巴巴和京东两大电商巨头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而长尾企业数量众多,在人口红利末期,流量增长愈发困难,流量竞争日趋激烈。

近年来,电商行业开始呈现获客成本不断攀升、GMV增速放缓及长尾企业生存难的问题。

而过去几年,随着资本的助推,各类平台遍地开花,社交电商的核心资源——微商、代购、个体分销商也被瓜分殆尽,爱库存亟待找到更高效、低价、粘性更强的流量来源和B端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饷店是以任务制代替了会员付费制,首次将封闭于私域渠道的平台向公域开放。在升级前,消费者只能通过私域流量主即店长的分享才能购物下单,而在开放后,则意味着普通消费者可以进入小程序平台浏览更多的同类商品和品牌。

回顾爱库存的发展历程,从最初的社群到爱库存APP,再到饷店小程序、会员制变任务制,其背后均是爱库存对流量获取的焦虑。

与其他社交电商一样,如何盈利也是爱库存绕不开的命题。尽管爱库存并没有对外披露财报数据,但社交电商的头部企业如拼多多、云集、蘑菇街等至今均处于亏损状态。

对比同行,与爱库存同为会员制社交电商,2016—2019年,云集分别亏损2467万元、1.06亿元、5969万元、1.26亿元。而爱库存营收体量更小,亏损显得难以避免。

如何真正实现盈利,是决定社交电商行业本身未来能否长久发展的根源。爱库存能否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摸索出自己的盈利模式,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9月1日,爱库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量高达547条,理由多与卖假货、产品质量差、售后服务差有关。

产品品质和消费体验永远都是留存转化最关键的一环,如若假货多、品控难等问题持续存在,或将成爱库存未来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

9月3日,爱库存发布声明,指出唯品会正在强迫与爱库存有合作的商家“二选一”,并要求唯品会立即停止该行为。而唯品会随后回应称,不属实。

“二选一”的背后,无疑是社交电商成长的烦恼,也是原先封闭的私域渠道向公域开放后引发的竞争升级。

【责编:崇嘉】

评论

0评论
  • 用户名

  • 全部评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被评论过哦!